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

圣域色达 我情愿不曾遇见过你

www.suv.cn  SUV汽车网  2016-07-08 17:58:58

如果你知道色达,也许你会说圣域天葬,灵魂轮回。

如果你知道色达,也许你会说佛教圣地,最后一片净土。

如果你知道色达,也许你会说能去真好。

可是,圣域色达,我情愿,自己不曾遇见过你。我情愿你永远是我心中那不可触及的圣域。对不起,色达,也许是对你心存敬畏,所以遇见你,遇见不能承受的压抑。

从川西回来已半月有余,念念不忘川西的好山好水美人美食,然而一想到色达我仍旧觉得压抑。

从炉霍县出发,到色达县约160公里,多盘山过弯路,其中还有约30公里的烂路。因工作原因没能和车队同时出发,也未在酒店早餐。乘坐工作车出发时,大师兄他们执意带我去吃面,我没有早上吃面的习惯,但那不起眼小店里的面居然好吃到惊艳。川妹子飘飘去买了樱桃,路上给我吃掉了一大半。后来,我才知道那碗面和那樱桃,是支撑我到第二天早上的食物。因为那天中午基本没有吃饭,晚上回来根本吃不下饭。

一路走走停停看风景如画,到色达县已是午饭时间,安排在藏民居吃特色藏餐。我满心期待,然而最终酥油茶之外,我只吃了半小碗酸奶和半小碗人参果。牛羊肉太硬,糌粑吃不惯。我承认我是有点挑食,但其实一开始就被告知很多人会吃不惯藏餐。但是,总是要自己尝试了才有发言权啊。看到饭桌上摆的旺仔牛奶,喝了一罐想压压惊,但后来听说那旺仔的价格又略惊了。去色达路途遥远难走,运输困难,所以饮料什么的价格难免也会贵的离谱。

因为不吃东西,就在外面的草地上看我们最小的队友在草原经幡下奔跑玩耍。还厚脸皮跟小帅哥各种玩自拍,然后在色达欢乐的情绪从这里出发后就终结了。

那天,站在山间高地我撒过龙达祈福。

色达天葬台在色达县到五明佛学院的路上,行程计划里是根据大家意愿自行安排。他们说场面略血腥,望大家慎重选择,但其实最初我内心并没有太多抗拒。生老病死,这是自然规律。土葬的漆黑棺木,的确曾让幼时的我在悲伤的夜里恐惧过。2013年哈密回王陵,正午骄阳下,我独自站在伊斯兰式的陵墓群中,我也真的害怕过。然而,这一次我觉得诡异。

车还未到停车场,远远的看到天葬台一边黑压压都是参观的游客,我忽然就不想下车了,但最终还是决定下车往上走走。拾级而上到第一个小广场,那里有菩萨像有莲花池,而我最终还是止步在青面獠牙的大型雕塑前。离那拥挤着许多游客的地方还很远,可因为空气里弥漫的味道我开始觉得身体不舒服。

这是到川西的第三天,我确定我没有高反。我匆忙的往回跑,遇见车队的伙伴问我怎么不过去,我不知道怎么回答,空气里的味道让我觉得诡异。可是我对自己抱歉,即使我很快逃回了车里,但仍看到有许多我不愿再想起更不愿去描述的细节,我觉得自己像生病了一样。离开的时候,因为车辆太多,拥堵不能行。一拥而上,几个藏族小孩儿来敲我们的半开的车窗,喊着要钱。对不起,我看不到孩子该有的眼神,只是觉得恶狠狠。

后来在道孚藏族民居,远远的有小孩子,看我在拍照欢快的跟我招手摆姿势,可惜镜头不够长,只留了远景。

高原上的狼毒花,根有大毒,但又是中药可治病。

百度百科上介绍:色达喇荣寺五明佛学院,坐落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色达县境县城东南方约20公里处,海拔4000米上,它与亚青寺都是位列前茅的大型寺庙。达县是个藏传佛教寺庙比较集中的地方,全部为红教,当地人有“色达山河一片红”的说法。这里的僧舍很壮观,连绵数公里的山谷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小木棚屋。谷底和山梁上分布着几座寺庙和佛堂,建筑规模虽都不很大,但装饰考究而辉煌;身披桨红色僧袍的喇嘛和尼姑来来往往,空气中充满生机和祥和气氛。

漫山遍野绛红色的小木屋真的让我震惊,但空气里弥漫着的味道让我一不小心就觉得又陷入了天葬台的诡异。“生机和祥和的气氛”,我没感受到,我感受到的只是并不友善以及气氛压抑。但大抵是因为心中对佛学圣地充满敬畏,又逞强不考虑自己在高原的体力一定要爬到大经堂。所以,我忽略掉了被我压制的情绪。回到停车场准备离开的时候,同行的吴迪哥正在和一个年轻的喇嘛交谈。微微笑着看了他一眼,他居然给了回应。这个干净友好的回应,最终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早早的回到炉霍县酒店,我开始挑选照片,还欢喜的想着今天稿子可以早点写完早些休息,可是翻看照片让我再次开始不舒服。空气里的味道似乎追着不肯离去,那密密麻麻的绛红色小屋压得喘不上来气,而眼前全是那个年轻喇嘛纯净腼腆的笑容,而那笑容和他的故事让我情绪崩溃。

路上吴迪哥说,他今年22了,13岁时从青海来佛学院。他说他父母希望他下一世过的好,所以这一世要修行,每半年父母会来一趟给他送够半年吃的粮食。交谈中他的手指一刻不停的拨动佛珠,他对不念任何经文的吴迪哥表示不能理解的震惊,他的世界里全是经文和信仰。

那个年轻的喇嘛,我比他只大一点点。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许多我所不知道的生活方式,所以,我对世界充满好奇。但是这一回,我第一次不愿意好奇了,我希望我什么也不知道。那个年轻的喇嘛一生中最美的年华,在佛学院要修行到33岁。那么之后要干什么呢?他说他也不知道。对啊,他怎么会知道,他的世界里只有信仰和经文,那是他的全部。除了那些,他甚至似乎不具备独立生活的能力。我觉得我难过,然而,我不知道我到底为什么要难过。我洗掉了当天穿的所有衣服,像是受了委屈一样,情绪崩溃。那天,我在炉霍的酒店,为色达没有缘由的大哭。

关于空气里的味道,川大的一个前辈跟我讲:佛学院的味道只是因僧侣长年洗澡不便以及酥油茶混合的味道,和天葬台的是不一样的。

关于佛学院,我跟老师表达我的困惑,他回复我:那里去的游客太多了,你知道游客是很讨厌的。他说的是的,可那个年轻的笑容让我仍旧不能释怀。

写在后面:2005年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发布了关于《天葬管理暂行规定》的通知,这是我国政府自1985年以来第三次专门发布关于保护西藏天葬台的公告和通知,这为天葬这种藏民族拥有上千年历史的丧葬习俗给予了充分的尊重和保护。

“第四条天葬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禁止从事下列活动:

(三)对天葬活动现场进行围观、拍照、摄影、录像;

(四)通过报纸、杂志、图书、广播、影视、网络等媒体刊登、播放、刻录、转载渲染天葬活动有关的文字、图片、报道等;

(五)将天葬台作为旅游景点组织中外游客游览参观。

分享到:
   来源:越野e族 作者:- 编辑:cqiang